个中年人旁边年轻人连忙拿手放在他面前中年人

作者: admin 分类: 伯爵彩票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6-16 13:42
 我愣住了,随后兴奋的说道:“真的?”
 
    秃子点了点头道:“前一段时间,我给小娟的钱她都留着呢,并且在咱们的楼盘找晓晓姐买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然后就准备去领个证了。”
 
    我隐约的知道这件事情,露出了大喜的表情。而其他小弟也凑过来,满脸的笑容的恭喜秃子。
 
    秃子挠挠头,嘿嘿一笑道:“小娟说家里条件不允许,就不办了,请几个兄弟热闹一下就行了。”
 
    我哼了一声道:“那可不行,你是我林白风的兄弟,要是不热闹一下,岂不是没什么意思。你告诉小娟,让她定好时间,其他的都交给我了。我会给你风光大办一下。”
 
    秃子这么凶神恶煞的家伙,听到我说到这个,也不由得地下头说道:“那谢谢哥了。”
 
    燕九看了眼秃子,突然嘿嘿一笑道:“秃子,我就不随你钱了,不过我去给你弄个假发,送给你当贺礼。”
 
    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一阵大笑。
 
    秃子明知道是开玩笑,却依然恨低着头说道:“这个不用,小娟说喜欢我这个光头,这样有安全感!”
 
    我笑了笑道:“秃子,你竟然会害羞了,真是太难得了。”
 
    可在这个瞬间,我的笑容停了下来,因为门口缓缓走进来三个人。其中一个人大约四十多岁,剩下两个都是二十七八岁,他们穿着普通的休闲服。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这三个人就这么走进来,明显很不正常。秃子皱了皱眉就想走上去,可我却摇摇头,并使了个眼色。
 
    这三个人走进来看了看周围,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并大声说道:“有没有服务员?给我们上酒。”
 
    一个女服务员连忙走过去,微笑的说道:“几位先生,不知道你们要点些什么?”
 
    中年人点了几样,都是很普通的东西。服务员刚想回去,可其中一个青年人淡淡的说道:“去,找几个公主下来陪我们,我们要好看的。”
 
    服务员低着头说道:“不好意思,几位先生,我们这里是普通的酒吧,没有公主。”
 
    其中一个青年脸色微变,顺手拿起了一个酒杯狠狠的砸了下去,张嘴骂道:“没有公主开什么夜店?”
 
    他突然嘿嘿一笑,抓住了这个女服务员的手说道:“那你来陪我吧!”
 
    燕九脸色微变,刚想走过去,可我却摇摇头。
 
    服务员好不容易挣脱了这人的手掌,快速的离开了这里,那年轻人看了看周围,哼了一声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喘气的?快点去找几个公主,难道让我们三个在这里喝闷酒?”
 
    中年男人却没有说话,可他有意无意的却将目光放在了我的脸上。
 
    我明白了,这几个人明显是找茬的!
 
    不过,他们是客人,只要肯花钱,其他的不重要。
 
    我站起身,来到了三个人面前,笑着说道:“三位误会了,我们只是普通的酒吧,完全合法,根本没有所谓的公主,也不知道你说的公主是什么意思。”
 
    年青人当时就怒了,指着我说道:“妈的,这里本来就没人,还没有公主,你是领班吧,赶紧给我找几个去……”
 
    中年人似乎觉得有点过了,淡淡的说道:“这里没有就没有吧!给我们上酒。”
 
    服务员很快将酒上来,而这三个人也开始喝酒,我只是站在那里,也不说话。
 
    中年男人看了我一眼后说道:“这里的人很少!”
 
    我笑了笑道:“就当几位包场了,不也挺好的嘛!”
 
    又过了一会,另外的那个年青人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厕所在什么地方?我要方便方便。”
 
    我对着燕九使了个颜色,燕九立即笑着说道:“先生,厕所在里面,请您跟我来。”
 
    另外一个年青人过了半天才回来,并对着其他两个人使了个眼色,他觉得做得很隐秘,可这些都落在我的眼中。我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但我相信燕九的侦查能力,绝对不会让我失望。
 
    很快酒水上来了,我亲自给几个人倒上酒,笑着说道:“今天是我第一天接手这个酒吧!所以很多不明白的事情,请两位指教。”
 
    中年人看了我一眼,突然拿出了一根烟,手下给他点上之后,抽了口说道:“你就是这里管事的?其实要做好了很简单,只要不得罪那些你得罪不起的人就行了。”
 
    我笑了笑后说道:“什么得罪不得罪的,我是正经买卖,赚点小钱。”
 
    与此同时,我拿去了烟灰缸说道:“先生,这个给你。”
 
    中年人脸色阴沉下来,他突然挑了挑眉头道:“这个是用烟灰缸接的吗?”
 
    我脸色不变的说道:“先生什么意思?”
 
    这个中年人旁边的一个年轻人连忙拿手放在他面前,中年人抖了抖烟灰,炽热的温度显然让这个年轻人感觉到疼痛,可他却没敢说话。
 
    中年人看了看我后说道:“你懂了吧?”
 
    我点了点头后说道:“恩!”
 
    中年人满脸猖狂的说道:“那你还……”
 
    话音未落,我的右手已经放在了中年人的后脑上,狠狠地按了下去,正好砸在了正前面的台面上,这家伙的额头直接见血了,另外一个小子大惊失色,刚想动手,我的右手已经抬了起来,捏住了他的嘴,另外一只手抓起了中年人的烟,用力的怼在了他的嘴里,这个年青人嘴里立即发出了滋滋的声音,这下子,这个家伙可疼坏了,连连惨叫,奈何嘴被我捏住了,真是说不出的痛苦。
 
    另外一个小子本能的将手放在腰间,可我却看了对方一眼后说道:“你最好别掏家伙,否则我可以保证,你活不了。”
 
    那年青人脸色微变,哆嗦了一下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证件说道:“警察,你们别动。”
 
    我看了看他之后,轻轻向后退了一步后说道:“原来是警察,不知道几位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中年人此时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指着我怒道:“你敢袭警?”
 
    我不屑的笑了笑,从兜里抽了根烟放在嘴里,点着后说道:“你有什么证据?就这两个手下吗?太可笑了,你们警察可以自己作证,那我这里的几十个小弟也可以作证,明明是你自己摔的。”
 
    中年人的脸色沉了下去……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