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不过接下来他却发现自己

作者: admin 分类: 伯爵彩票娱乐 发布时间: 2018-10-28 13:48
 乱的陈述中,苏锐准确的把握到了各项关键点,这种从大量信息中提取关键消息的能力,恐怕陈俊宇看到之后,又得感慨一句后生可畏了。
 
    隔着单透玻璃,看着还在交代的蘅元康,苏锐的嘴角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眼神中全是蔑视的神情。
 
    “真的难以想象,堂堂一个大校军官,会连拉拉韧带这种事情都忍受不了,如果敌人把你抓住,恐怕还没严刑拷打,你就已经当了汉奸了吧?”
 
    苏锐轻声自言自语:“有你这样的军人,是华夏部队的耻辱。”
 
    虽然苏锐的身体柔韧程度极高,任何拉韧带的动作都可以轻易完成,但是他也是经历了那个疼痛的阶段,不过和他后来所遭受的心理和身体上面各种创伤相比,拉韧带所造成的疼痛根本连个毛线也不算。
 
    如果把蘅元康关进西方黑暗世界的卡门监狱,那么后果恐怕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承受的了,分分钟要自杀的节奏。
 
    这蘅元康还号称整个南阳军区最有前途的军人,以后极有可能接任军区司令员,苏锐真的不敢想象,如果这种看起来脾气火爆不吃亏但是实则却没有半点骨气的家伙成了南阳军区一把手,会把部队给带成什么?哪怕是一支堂堂的虎狼之师,也会被带成绵羊吧!
 
    蘅家已经把南阳军区给祸害成了什么样子?
 
    想到这一点,苏锐忽然气的不打一处来。
 
    他看了看那张几乎要被写满的纸,然后将之放进了碎纸机中。
 
    那些名字和关系,都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蘅元康浑然不知隔壁有个男人正在冷眼旁观着,他还在不停的交代,对面负责审讯的两名刑警也是逻辑性极强,蘅元康在某些情节上面刻意的隐瞒并没有逃脱他们的眼睛,如果一旦卡壳,他们会立即采取拉韧带的行为,让蘅元康不得不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交代的一干二净。
 
    在这期间,苏锐捕捉到了一个非常不起眼但是非常重要的关键词,那就是——访问。
 
    东洋外务大臣率领商务考察团来到华夏进行访问的时候,山本恭子随团出行,她当时来到南阳,就是要在蘅家的牵线之下,和某个商业大佬达成合作,但是由于苏锐的“破坏”,山本恭子竟极为罕见的放弃了合作洽谈,直接返回了东洋。
 
    “原来如此。”苏锐眯了眯眼睛。
 
    他没想到,自己当时竟然稀里糊涂的干了一桩“好事”,把山本组和蘅家的合作给无意中破坏掉了。
 
    想着与山本恭子共度那一天一夜的疯狂行为,苏锐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不过,这次看来,自己的那一次“牺牲”还是值得的。
 
    审问差不多已经结束了,曾经山本组签过契约,五十年不会进入华夏,可是,在蘅家的帮助之下,对方在南阳已经拥有了诸多产业,并且连南阳的地下皇帝李圣儒都成功的瞒过去了,当然,这些都是非法的。
 
    产业只是表面上的,至于山本组要借助这些产业来做什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山本组为了展现自己的友好与真诚,还特地邀请蘅元康去东洋旅游了一次,吃喝玩乐一条龙,把那种只有在小电影里面看到的享受活动全部安在了蘅元康的头上,里面还有两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好吧,这个怂货真是要被韧带的疼痛给折磨死了,连这种事情都交代了。
 
    蘅元康自以为自己已经获得了山本组的友谊,蘅家也成为了他们在华夏的唯一盟友,日后蘅家也可以借助山本组的力量,在东洋开发出一片新的天地,简直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当然,这个时候的蘅元康还不知道,山本组曾经还找到了东山省的英雄会,妄图通过十年黑帮大比武来染指华夏地下世界,从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蘅家可不是山本组唯一的盟友。
 
    听完了蘅元康的话,一个计划也在苏锐的脑海里面渐渐成形。
 
    “老邵,看来又要委屈你了。”苏锐自言自语:“我一直在想着该怎么把你送到东洋,现在看来,机会已经来了。”
 
    此时的邵飞虎正在一间酒店的床上睡着觉,这段时间以来几乎是他人生之中最悠闲的一段时光,不要训练也不要战斗,更不要用生命来在刀尖上跳舞,在薛家擂台上面赢的钱让他几辈子也花不完,这几天除了帮助苏锐踩踩人之外,生活简直是惬意无比。
 
    不过,就在他睡的正香甜的时候,忽然剧烈的打了几个喷嚏!直接把这猛男给惊醒了!
 
    “是有人在想我,还是感冒了?”邵飞虎揉了揉鼻子,重又躺下睡觉。他的身体平日里非常好,一般不会出现连续打喷嚏的情况。
 
    审讯室的隔壁,苏锐停了一分钟,又开始念叨了:“老邵啊老邵,这次你应该不会怪我的吧?其实老首长他也是这个意思,让你听我的调遣。”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恶狠狠的表情:“活该,谁让你当初诈死,骗了我那么多年?我还傻了吧唧的去给你报仇!”
 
    酒店里,刚刚重又进入梦乡的邵飞虎再次来了一阵猛烈的喷嚏!
 
    “谁他么的在咒我?”邵飞虎很不爽的揉了揉已经有了鼻涕的鼻子,再次躺下。
 
    此时,新一轮的审讯已经接近尾声,警察正在准备让蘅元康在审讯记录上面按指纹,王天亮也来到了旁边,亲自监督着这一切。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忽然打开了。
 
    苏锐走了进来,当他看到蘅元康的时候,表情之中已经带上了些许阴霾。
 
    “苏……苏少,你怎么来了?”王天亮为人正直,不太会拍马屁,纠结了一下,但还是把“苏少”二字给喊了出来。
 
    “在隔壁听了那么久,有点忍不住了。”苏锐说道,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是盯着蘅元康,那个家伙已经被苏锐和这些刑警们整出了心里阴影,看到此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你是要……”王天亮似乎意识到了苏锐要做什么。
 
    “你说的对。”苏锐说道:“抱歉,这次要让嫌疑人留下点伤痕了。”
 
    说罢,他跨前一步,挥出一拳,直接把蘅元康砸翻在地!
 
    ——————
 
    ps:感谢顾俊辰的大捧场,感谢**丝男log、漂泊的三木、waas2212、心恋红尘、dslq、dota要超鬼、肥du嘟、军方飘风、水神54、王思建8007、书友16676618、乌努尔、迈果汁、追梦者999999、书友6222447、鳄鱼的鳄鱼、fxn9167、射ngfeng2、风中之云296、恶魔炽天使、孤狼游魂、zsa880、一凡哥、天道之炮哥、小武哥、踏板翘起来、ne摸hao、剑魂者、不可不戒nie、qw3236233、中华神剑、fxn9167、jason0927、噫無情、书友19901473、骑驴撞学校、colour12315、小土鱼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还要感谢一下烈焰军团一群的尘、安啦、清浮、军方飘风、浪纵、军方皓月、幽灵魔影、落烟喧嚣,感谢你们的月票支持!终于写完,大家晚安。
 
 第907章 生日礼物!
 
    苏锐这简单利落的一拳把蘅元康伤的不轻,半边脸高高肿起,感觉整个人都被打的懵掉了一样,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对于苏锐的暴力举动,几个刑警皆是没有任何的阻拦,他们对蘅元康这种身为华夏军官、实则与东洋黑帮勾结的行为实在是义愤填膺,如果不是碍于身份的话,恐怕早就动手了。
 
    看着苏锐做了他们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这些刑警们的心里都在暗暗叫好,就差拍手称快了。
 
    “你也算是个军人?”
 
    苏锐单手揪住蘅元康的脖子,把他给拎了起来,然后重重一记直拳砸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后者的身体被砸成了大虾米,痛的浑身发抖,根本就没有了独自站立的能力,苏锐一松手,他便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先让他在看守所里面好好享受一下吧。”苏锐瞥了蘅元康一眼,眼中满是蔑视,说道:“我建议把他关在我之前呆过的那个监室里面。”
 
    王天亮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说,这已经不是建议,而是近乎于命令了。
 
    “辛苦了。”苏锐拍了拍王天亮的肩膀,对几个刑警示意了一下,然后便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半钟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
 
    忙活了一整夜,苏锐也感觉到有些疲乏,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状态到底不如以前了,虽然还差几年才到三十岁,但是某些状态的下降还是能够清楚的体会出来。
 
    以往连续潜伏三天三夜不合眼,苏锐的眼皮都不带碰一下的,现在倒好,熬一次夜之后非得需要好几个小时的深度睡眠才能找补回来。
 
    这边的事情交给陈俊宇处理就好,苏锐跟小姑娘苏雨辰打了个招呼,便驱车前往薛如云的家里。
 
    当然,他事先并没有告诉对方,生怕打扰到她睡觉。
 
    站在门口,苏锐看着手中的房门钥匙,不禁苦笑了一下。
 
    这还是薛如云之前特地留给他的,没想到那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轻轻的打开门之后,苏锐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不过接下来他却发现,自己的这些行为都是完全没有任何必要的,因为……卧室的灯还亮着。
 
    苏锐打开卧室的门,发现薛如云正靠坐在床头上,歪着头打着盹,她的头发披散在肩上,穿着一条白色的棉质睡裙,由于身子倾斜,一条肩-带不小心滑至胳膊上,露出些许雪白的山坡。
 
    看来她是一直在等着自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呢。
 
    此时已经快五点了,薛如云保持这个姿势恐怕已经好几个小时,苏锐想到这儿,心中不禁涌出了一丝暖意。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有女人一直亮着灯等待着你回家,当你拖着一身疲惫回来的时候,会有柔和的眼神,会有温暖的拥抱,会有明亮的灯光,会有热气腾腾的洗澡水,会有合你口味的饭菜……这些事情里面随便挑出一样,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苏锐并没有吵醒薛如云,而是轻手轻脚的走出去,为了没有脚步声,他连拖鞋都没穿,准备洗个澡,然后睡一觉。
 
    来到卫生间,苏锐发现热水器仍然开着,很显然这也是薛如云故意给自己留着的,方便一回家就可以洗到热水澡。有些时候,这个妖精看似妩媚了些,眼神也勾人了些,可她的妩媚也只不过是表象,内心的防备感觉还是很强。而且越是这样的女人,一旦有朝一日对某些人敞开心扉,那真的就是轰轰烈烈,无可抵挡。
 
    让自己的身体被花洒喷出来的热水包裹,苏锐感觉到浑身的疲惫消解了不少。他又看到在浴室柜上摆着男士沐浴液和洗发露,心中的暖意更深。
 
    不浪费任何时间,是苏锐一直以来的做法,他哪怕在洗澡的时候,也在很认真的分析着南阳的现有局势。
 
    他不知道薛家现在还有什么底牌,但是能够在一个经济大省屹立到现在,这个家族绝对有着不为人知的依仗,或是财力,或是武力,或是智力,总会有让自己吃惊的地方——这一点早晚都会出现的。
 
    苏锐很愿意相信,高伴虎是薛家的第一高手,但是,堂堂薛家,难道就养了这么个暴力男?因此,对于这一点,苏锐还是一直保持着怀疑态度。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